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艺术访谈 >

心灵寓言—与画家齐梦慧、齐勇立父女的对话

时间:2010-07-18 16:46 来源:上上国际美术馆 TAG标签: 画家 齐梦慧 齐勇立 心灵寓言 父女 对话 点击:

 



时间: 2010. 7.4下午
地点:上上国际美术馆1号展厅
采访对象:齐梦慧、齐勇立父女
采访人:潘怿娇

已经不止一个人把父女俩的名字搞反了,因为父亲的名字更像女儿,这里有什么典故吗?
父:呵呵,我的名字是父母起的,我就没有发言权了。女儿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出生的,当时整个社会在“破旧立新”,“勇立”由此而来,儿子叫“勇新”,所以有这么个典故。

巧合的是画风也常让人产生误解:75岁高龄父亲的画洋溢着激情四溢的青春动感和梦幻,常被人误以为是女儿的;女儿的画反而是稳重古典素雅的白描,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吗?
父:我有几部分不同的创作。第一部分是画领袖、肖像。我学生时代画肖像受我的老师董希文先生的启发,多少年来我功力上的进步和他分不开。另一部分探讨油画民族化,我创作了一种口吹技法的油画风景画;同时这些年也由于对壁画的兴趣,搞了20多年的壁画创作。
晚年呢,我总希望能够在保持愉快的精神状态下创作“阳光系列”的作品,来表现自我。

给我们具体介绍一下这次参展的作品。
父:我生于30年代,70年的人生经历使我亲身感受到了国家从黑暗走向民族复兴的历史巨变,所以对毛主席和共产党有很深的感情。因此在创作中不管如何反传统、非理性的表现自我,就像这次展出的,但我始终不能忘掉一个人对社会和国家的责任,一定要选择好自己所站的位置。

佩服您敢于突破自己的精神,尤其在如此高龄还保持一种创新的激情。
父:我这个老年人可能跟其他人不一样,尽管有不如意之事,但是比较善于调节自己的心态。人老了,总喜欢画阳光明媚、鸟语花香、青山绿水的东西,所以这一系列作品就叫“阳光生命”系列。作品虽然是抽象的,但是基于我的思想,它还是在表现时代精神。
每天早上我调好颜色,准备上画布的时候我就想唱想跳,我真的就是一边放着“印巴狂舞”来一边进行创作的。所以他们很多人说看到我的作品都不知道是我画的,不像老人家画的画。

怎样保持这种年轻的心态?
父:调心,总是希望愉快的多活几年,也是一种自我表现。命题是随随便便命的,重要的不是画的什么,而是表达自己的情绪、感情。这次展览能够进到当代美术馆,我觉得很高兴。人虽然老了,但放飞的心还很年轻,愿意通过作品与大家进行沟通,听听大家的点评。

齐老先生擅长壁画和油画。这跟您的老师董希文先生很相似,当时他就说壁画对他的油画画风带来了很大的改变,您能不能谈谈壁画创作对您油画创作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和变化?
父:开始呢,我也不是搞壁画的。六三年我的毕业创作画了一幅《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我的老师董希文先生文化大革命期间因此多次受到批判。改革开放,我在艺术创作中首先考虑完成我未尽的创作事宜。
当时天津渤海石油公司要做一个壁画,我就说做一个《孙悟空三借芭蕉扇》铜版腐蚀壁画,作品成功了,在省内获了一等奖,入编《中国美术全集》。因此我专门在家烧了三炷香,向我的老师祷告了,算了结了我的心愿。可是从这以后就一发不能收拾,开始大搞壁画创作,大会堂、纪念馆、宾馆、公园、撤展都有我的作品。
这一部分作品大都是歌颂主旋律的,《四海激情》、《奔向光辉未来的旋律》、《中华巨龙腾飞图》,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中表现民族精神、时代精神,在这个过程中实现自己的价值。

女儿应该从小受父亲的影响才对,为什么却选择了截然不同的风格,请您(齐勇立)谈谈父亲对自己的影响以及自己选择不同风格的原因。
女:我觉得我画的画都是我心里挺美的东西,比如说孩童的东西、我喜欢的一些东西。我父亲则更多的从我的里面跳出来了,去寻找自己的东西。但我们两个的东西其实互相是融通的。
父:他们是特别自由,我还不完全自由,我是受传统思维定式还是很深的,毕竟年龄因素在这里了。

白描特别素雅,很需要耐心吧。
女:那个是近期创作的,因为对书法很感兴趣,从那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另一种绘画语言,所以我想试用一下,看看在线描上会不会有同等语言。

灵光一现的感觉?
父:有些特异现象,我本不相信这种东西,但就是在我身边真切地发生过,我没法解释。我看她画的东西,很抽象,不知道她画的什么,圈啊、点啊,很好看,也有具象的、形象的。

毛笔字也很特别。
女:毛笔字就是完全在一种放松的状态下写的。

听说您练过气功,是否受到“气”的影响?
女:不是说去练,是在不由自主当中,类似于气功的状态下创作出来的,但我没练过气功。

有像父亲一样边听音乐边创作吗?
女:有啊,我和我父亲喜欢一种风格的音乐。

怎么突然想去关注佛教、道教的东西?
女:没有刻意去追求,就是从这里面了悟到应该用更单纯的心去画画。也许这样才能达到人们一直在追求的一种境界,就像米罗一直在追求孩童的境界。我从另一个角度去分析,怎么才能达到人们一直追求的至纯至静的境界。而这些都只是借鉴而已,不是刻意为之。
父:我要补充一下。她开始是在博物馆做管理类的工作,她为了学习研究道家、佛家的理论,看了很多书,经书,还到了五台山、峨眉山、九华山、普陀山,专门访问大法高僧。她回来后我问她什么收获,她说没什么收获,就是修心修法。
她说,超脱本身就是超脱社会、超脱生活,让自己的本性、本我出来。如果说考虑到自己的身份是艺术家、教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构思命题,画草图,这就不能做到真正的超脱。我觉得她说的挺对,只有“本我”出来以后才能真正达到那个境界,就像小孩的画,画的蓝天白云就是透明的蓝天白云,它就是沟通自然的,就是天人合一的。她说她就自由画,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没有其他东西约束,这样画出来的每根线条、每个点、每块面都是真善美的一种心境的表现。

白描作品的对象选择上有青蛙、蜻蜓、凤凰、蛇等,是受到古代神话的影响吗?
女:那个也没有特定的含义,自己画到那自然就出来了,没有说特定地说要用什么去表现,随心所欲吧。

用“疯狂的”线条来表现是为什么?
女:这个也是没有刻意,给我一张白纸,我就开始画。我画画是从一个角开始然后铺满,从不修改,提前没有草稿、没有色彩,就是随心所欲。
其实我没有特别专业地学过国画和书法,而且这些画就在几个月前刚开始的。我的作品刚拿出来,王中文馆长是第一个看到作品的人,他就特别喜欢,一定要推出来,我自己有点怯。他说,不用管别人怎么看,好的作品一展出,肯定有人跟你心心相通的。

听说您(齐勇立)曾经还搞过乐队?所以有了《野狼乐队》的作品?
父:没有,倒是做过模特,喜欢跳舞,摇滚风格的。
女:没有,但是我喜欢各种风格的音乐。

这是父女俩第一次合办展览吗?
女:以前在博物馆有个小型的。

除了是父女俩的因素,作品上有什么共通之处可以解释 “心灵寓言”这个主题?
女:最相通的地方应该就是心灵吧,我记得有一次我们看到一个人穿着特别另类的破牛仔裤,我就问我爸什么看法。他说,很好啊。结果第二天就他就自己去买了条牛仔裤。我说,老爸你太棒了。他永远都能接受新奇特的东西,跟上我们的节奏,所以我们俩完全就是能够心心相连。

(文:潘怿娇/摄影:/责任编辑:上上国际美术馆)
顶一下
(10)
90.9%
踩一下
(1)
9.1%
关于 画家 齐梦慧 齐勇立 心灵寓言 父女 对话 相关的文章
  • 画家叶晖30余年终圆梦 吴东魁免费助其办画展
  • 华裔画家赵无极去世 儿子告继母赢画作监控权
  • 法国华裔著名画家赵无极去世 享年93岁
  • 当代艺术的评论家栗宪庭访谈——谈画家村流变
  • 艺术家为人类营造精神家园是其艺术追求的极致
  • 当代艺术的评论家栗宪庭谈画家村流变
  • 画家、观众谈展览
  • 著名画家贾平西在上上国际美术馆参观齐辛民展
  • “画家”董浩-讲诉艺术人生
  • 首届荣宝斋画院历届研修画家及特邀名家作品展
  •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已有条评论, 我也要评论

    发表评论

    友情提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 点击我更换图片匿名?

    (保密)

    • 可爱
    • 我有点晕哦
    • 非常的囧
    • 我好难过哦
    • 哈哈,我非常的开心
    • 呃,这是什么啊
    • 雷人,把我雷坏了
    • 评价: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