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业界动态 > 艺术新闻 >

中国古代性观念最后标本:春宫画小史趣谈

时间:2013-04-22 16:33 来源:搜狐文化 TAG标签: 点击:
       话说第十三回中,西门庆从李瓶儿家中偷情后扒墙回来,到了潘金莲房中,从袖中取出"一个物件儿",对潘金莲说:"此是她老公公内府画出来的。俺们两个点着灯,看着上面行事。"潘金莲接过观看,这是一个手卷,书中这样描绘这个手卷:内府衢花绫裱,牙签锦带妆成。大青小绿细描金,镶嵌斗方干净。女赛巫山神女,男如宋玉郎君。双双帐内惯交锋,解名二十四,春意动关情。于是,潘金莲与西门庆展开手卷,在锦帐之中比照着上面行事。

  西门庆和潘金莲确实是一对"土包子",都是第一次见到从"内府"出来的春宫画。可见当时春宫画比较稀见,尚未普及到民间。李瓶儿之夫花子虚是宫中花太监的侄子,继承了花太监搜刮来的很多宝物,有金银元宝、帽顶绦环,还有蟒衣玉带、香蜡水银,自然还有这外人不常见到的春宫画。

  春宫画起始于何时?金瓶梅时代的春宫画是什么形态呢?

  据邓之诚《古董琐记》引述前人的记载,中国目前发现最早的春宫画在汉画像砖上,《汉书·景十三王传》中的广川惠王传云:"子海阳嗣,十五年,坐画屋为男女裸交接,置酒请诸父姊妹饮,令仰视画。"

明代沈德符《敝帚轩剩语》卷中《春画》篇的说法较为详细:"春画之起,当始于汉广川王,画男女交接状于屋,召诸父姐妹饮,令仰视画;及齐后废帝,于潘妃诸阁壁,图男女私亵之状。至隋炀帝乌铜屏,白昼与宫人戏,影俱入其中。唐高宗镜殿成,刘仁轨惊下殿,谓一时乃有数天子。至武后时,遂用以宣淫。杨铁崖诗云:镜殿青春秘戏多,玉肌相照影相摩。六郎酣战明空笑,队队鸳鸯浴锦波。而秘戏之能尽矣。后之画者,大抵不出汉广川齐东昏之模范,惟古墓砖石中,画此等状,间有及男色者,差可异耳。"(《敝帚轩剩语》商务印书馆1960年丛书集成本,页30)

  关于汉代之说,明代郎瑛的笔记《七修类稿》中的《春画淫具》载:"汉成帝画纣踞妲己而坐,为长夜之乐于屏,春画殆始于此也。后世以纣为春画,误矣。胡元娼夫詹俊子为淫乱之物,实淫具也。时称纣作奇巧以乐妇人,奇巧,玩器也,盖以纣为不道,以淫恶妇之耳。夫二事非人所为,录出示人,欲知恶有所归,否则皆谓纣为之也。此人所以不可为恶也。"(《七修类稿》页268,上海书店版)

  当然,中国古代的春宫画不仅起源于宫廷中的淫乐,也起源于一些性学古籍的插图。有资料表明,在公元1世纪,《素女经》之类的性学书籍已经是连图说明的版本了。如《素女经》的"九势篇"和《洞玄子》的"三十法",都有可能是配图的文字说明。

  汉代科学家、文学家张衡曾作《同声歌》,以女性口吻描写了新婚之夜夫妻俩在春宫图指导下行事的情景:

  邂逅承际会,得充君后房。

  情好新交接,恐懔若探汤。

  不才勉自竭,贱妾职所当。

  绸缪主中馈,奉礼助蒸尝。

  思为苑蒻席,在下蔽匡床。

  愿为罗衾帱,在上卫风霜。

  洒扫清枕席,鞮芬以狄香。

  重户结金扃,高下华灯光。

  衣解金粉卸,列图陈枕张。

  素女为我师,仪态盈万方。

  众夫所希见,天老教轩皇。

  乐莫斯夜乐,没齿焉可忘。

  这个"衣解金粉卸,列图陈枕张。素女为我师,仪态盈万方",说明当时他们很可能就是一边看着插图本《素女经》、一边照图操练,这种春宫图在汉代已在民间作为新婚必读之用了。

  明代茅玉升《闺情》诗中说:"宛转花阴解绣襦,柔情一片未能无。小姑渐长应防觉,潜劝郎收素女图。"看的也是插图本《素女经》,可惜现在《素女经》只留下了文字,插图已佚失了。

  而唐代画家周昉的春宫画已经很有名了,他的名作是《春宵秘戏图》,晚明画家张丑还收藏过他的作品。高罗佩先生在《中国古代房内考》中曾引用张丑的这段记载,邓之诚先生把此内容收在了1923年版的《古董琐记》卷六中。

  张丑这样记述周昉画作的情形:

  绢本《春宵秘戏图》卷,戊午七夕获于太原王氏,乃周昉景元所画,鸥波亭主(指赵孟頫)所藏。或云天后,或云太真妃,疑不能明也。传闻昉画画妇女多为丰肌秀骨,吧作纤纤婷婷之形。今图中所貌目波澄鲜,眉妩连卷,朱唇皓齿,修耳悬鼻,辅靥颐颔,位置均适;且肌理腻洁,筑脂刻玉;阴沟渥丹,火齐欲吐,抑何态秾意远也。及考装束服饰,男子则远游冠、丝革靴,而具帝王之相;女妇则望仙髻、绫波袜,而备后妃之容;姬侍则翠翘束带,压腰方履,而有宫禁气象。种种点缀,沉着古雅,非唐世莫有异。

  ……按前世之图秘戏也,例写男女二人相依偎作私亵之状止矣。然有不露阴道者,如景元创立新图,以一男御一女,两小鬟扶持之,一侍姬当前,力抵御女之坐具,而又一侍姬尾其后,手推男背以就之,五女一男嬲戏不休。是诚古后来图画所未有者耶。(《古董琐记全编》上册,页195,中华书局版)

  明季顾复《平生壮观》卷六也曾有相关记载,以书名的"平生壮观"而言应该是亲眼见过。明季谢肇淛的《五杂俎》卷三中记述过周昉的《贵妃出浴图》,可见周昉画过很多幅以嫔妃为模特儿的春宫图。我们现在还能在画册里看到周昉的《内人双陆图》,两个丰腴的美人在专心下棋,两个小丫鬟从旁伺候。

(文:/摄影:/责任编辑:baishitou)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关于 相关的文章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已有条评论, 我也要评论

发表评论

友情提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 点击我更换图片匿名?

(保密)

  • 可爱
  • 我有点晕哦
  • 非常的囧
  • 我好难过哦
  • 哈哈,我非常的开心
  • 呃,这是什么啊
  • 雷人,把我雷坏了
  • 评价:

Ctrl+Enter 快捷回复